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 [散文诗] 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日期:2018-07-07 12:08:47 点击:147 好评:0

    你笑起来很好看,假如你和我不熟,那我可以离你近一点吗? 我想带你去看蓝天白云,绿水青山,偷偷地摘一颗红果给你吃。 这果子我尝过了,一点儿也不酸,也不是特...

  • [散文诗] 你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日期:2018-07-07 12:06:59 点击:157 好评:0

    我的宝贝,亲爱的宝贝, 请别在我面前耍着无赖。 此时的你,真让我头疼, 恨不得躲起或远远走开。 我的方向感很差,你却 让我在迷宫里窜来窜去; 我有恐高的症状...

  • [散文诗] 我们的青春不是梦 日期:2018-07-07 12:06:26 点击:189 好评:0

    黑暗不肯将你放逐, 光明不能把你抛弃。 山川河泽阻挡不了你的脚步, 风花雪月迷惑不了你的心神。 天纵使再高, 你也要踏云而上; 地纵使再阔, 你也会恣意驰骋...

  • [散文诗] 我想让时光留住泯慈祥的笑脸 日期:2018-07-07 12:03:21 点击:191 好评:0

    我想让时光留住蓝色的天 我想让时光留住短暂的云烟 我想让时光留住您慈祥的笑脸 我想让时光留住一切美好的瞬间 苍老的木门下生出几点青苔 像一个伫立在门口的老...

  • [散文诗] 永远在诗海中远航诗人赵丽宏访谈 日期:2018-07-01 17:11:49 点击:142 好评:0

    永远在诗海中远航诗人赵丽宏访谈 我对诗歌的执著几十年未改初衷。年轻时写诗较多,现在主要写散文,但从未放弃诗歌,有了感触,现在仍然还会写。...

  • [散文诗] 耒阳当代作家群星谱丨本土与域内的文学新势力 日期:2018-07-01 17:11:08 点击:82 好评:0

    文丨甘建华(耒阳作家,左起:萧勇、肖希求、谢湘南、吴志菲、王龙辉。)《芙蓉》杂志主编龚湘海(佳欣)初见萧勇,就觉得他“质朴中透露着儒雅,厚重里闪烁着才情...

  • [散文诗] 周瓒:阿特伍德不只是小说家,也是重要的诗人(图) 日期:2018-07-01 17:10:00 点击:178 好评:0

    周瓒:阿特伍德不只是小说家,也是重要的诗人(图) data.dkeys...

  • [散文诗] 第四届海峡两岸“漂母杯”诗文赛颁奖在台举行 日期:2018-07-01 17:09:00 点击:87 好评:0

    第四届海峡两岸“漂母杯”诗文赛颁奖在台举行---...

  • [散文诗] 前任3观后感 日期:2018-06-22 12:35:56 点击:166 好评:0

    是日子太平淡,还是爱在疏远, 怎么会为一点点小事, 就这样,莫名的开始冷战。 忘了为什么吵架,明明放不下, 苦苦想念,却不甘服软, 拨出的电话又忙挂断, 撤...

  • [散文诗] 人间的风 我的十二月 日期:2018-06-22 12:31:27 点击:111 好评:0

    一月的风 那是寒夜里的呼啸 等待着千里之外的归来 二月的风 似乎在期待着浪漫 憧憬着自己的王子 三月的风 像是理发师的小手 裁剪出春风的娇媚 四月的风 那是我对...

  • [散文诗] 就一个字和一个信 日期:2018-06-22 12:28:34 点击:187 好评:0

    那么重要的时间 那么重要的地点 那么重要的人物 共同汇聚的那么重要的历史时刻 几乎所有的中国大学毕业生 都不可能念错的字 你作为北大毕业生 竟然真的给念错了...

  • [散文诗] 杀死蚂蚁的乐趣 日期:2018-06-22 12:27:20 点击:127 好评:0

    一只小蚂蚁,在书桌上的一张白纸上转悠 或许是在寻路,或许是在觅食,或许是在寻伴 用一只铅笔的尾头,我轻轻的碾死了它 一点声音都没有,一点反抗都没有 只有很...

  • [散文诗] 纪伯伦经典散文诗全集摘抄100句 日期:2018-06-22 10:04:30 点击:150 好评:0

    1、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纪伯伦 2、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纪伯伦 3、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

  • [散文诗] 阳光正仁慈地划过睡床 日期:2018-06-13 12:34:45 点击:115 好评:0

    有所指望 然后落空 指望这个模糊世界给你什么样的慰暖和公平? 仰望也没有天空 望不到天色悲哀 尘世之暖不过是心痛之前的忘情一舞 如今不可忘 不可恨 不觉安好...

  • [散文诗] 路上的蒲公英 日期:2018-06-13 12:28:00 点击:124 好评:0

    一个晴朗的天, 我慢悠悠地走在一条不算宽敞的乡间野道上, 这时,这条路在我眼前缓缓分叉成两条, 我停了下来,思考到底走哪条呢? 忽然,我耳边传来一个欢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