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平回忆抗战故事:爷爷留下来的……_五月美文网
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人物故事 >

杨树平回忆抗战故事:爷爷留下来的……

时间:2019-02-24 02:47 点击:
我的爷爷杨进田(化名杨道蕴)烈士,是个传奇人物,建国60周年前夕,他和彭雪枫、鲁雨亭等同志一起,被河南省商丘市评为3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模。

杨树平回忆抗战故事:爷爷留下来的……

  我的爷爷杨进田(化名杨道蕴)烈士,是个传奇人物,建国60周年前夕,他和彭雪枫、鲁雨亭等同志一起,被河南省商丘市评为3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模。他的事迹被收录于市、县史志中。

  1905年爷爷出生于一个富裕农民家庭。他从小读书用功,聪明懂事,性格倔强,爱打抱不平,常说我们是大宋杨家的后裔,啥时候也不能当孬种。受其妹夫、睢县农民运动领导人马集勋影响,1927年参加了反抗军阀统治的农民运动。失败后,在躲避军阀政权通缉迫害期间,他结识了彭雪枫、吴芝圃等我党早期的领导人。爸爸生前曾回忆说,1936年11月,爷爷在开封见过吴芝圃后,心情很激动,特意到照相馆照了他一生唯一的一张照片。1937年春节,爷爷在他住室贴了他亲自撰写的春联:“打倒倭寇小日本”,“收回我国租借地”,横批“视死如归”。

  1939年睢县的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经工委书记任晓天介绍,爷爷秘密入党,并担任了水东地区地下联络站站长。主要任务有三项:一是负责地方党组织与八路军、新四军之间的联络;二是积极争取上层人士和地方武装抗日;三是组织进步青年参加八路军、新四军。由于工作出色,他多次受到彭雪枫、张震等领导同志的表扬。新四军《拂晓报》几次登载的“张杨二同志带来的消息”,就是我爷爷和当时的水东地委组织部长张剑石汇报的。

  爸爸说还有两件事他记得最清楚,一次是1939年秋,爷爷给彭雪枫写了封信,介绍他和十来个年轻人去参加新四军。当时爸爸还不满14岁,奶奶等家里人说:“大夯(爸爸的乳名)还是个孩子,等两年再去吧!”不料爷爷大声吼道:“打到咱家门口了,中国都快完了,现在不去,到50岁再去当亡国奴呀?我不叫他去,咋叫人家的孩子去!再说,自古英雄出少年,中国靠的就是这些有血性的青年人!”临出发,爷爷又对爸爸说:“咱杨家没出过孬种,到战场上要给中国人争光,给彭师长争气!”。还有一次是,1941年底的一个晚上,爷爷给彭雪枫等首长汇报完工作后,详细问了爸爸的工作、生活和学习情况。爸爸说,许多年长的同志动员他入党,他正犹豫不决。爷爷说:“共产党是为贫苦人民谋幸福的,我都入好几年了,连你娘都不知道。临别,爷爷在爸爸的学习本上写了“积极工作,努力学习,团结同志”12个字,落款是“父手书”。谁知这竟是爷爷留给爸爸的最后遗言!

  爷爷机智勇敢的故事很多。为了争取抗日力量,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打入一些地方武装内部做说服工作。

  1939年夏天的一个夜晚,爷爷带领崔登砚等七八个人,带两只短枪、三只长枪到宁陵县送党的文件。路过小郭庄时,发现附近日伪据点的一伙敌人正在抢掠群众的财物。爷爷故意提高嗓门大喊:“一班向左,二班向右,机枪架上!”,长短枪一起开火。敌人摸不着头脑,丢下抢掠的牲口、财物逃窜了。

  爷爷的战友张剑石生前曾给我讲:“你爷机警麻利,1941年9月,我们一起去淮北汇报工作,在通过敌人的据点时,盘查很严。看到路边一个卖甘蔗的老太太,你爷把一把钱往她手里一塞,顺手把甘蔗装到我们的手推车上。那老太太很会意,像一家人似的,和我们一起顺利通过了盘查。回来时,我们俩又扮成鱼贩子,你爷爷把文件装在腐烂的鱼肚子里,敌人盘查时,闻到臭鱼腥味,捂着鼻子连连摆手,撵我们赶快走……”

  1942年4月4日深夜,爷爷去华北执行任务途中,路过早已荒芜的家中,刚刚躺下,就听见汽车声和叫喊声乱作一团,日伪汉奸已经包围了村子。他马上意识到党内出叛徒了,匆匆烧完文件,夺门而出。翻过几堵高墙后,正巧落入一群日本鬼子中,随即被押往商丘宪兵队审讯。面对日寇汉奸的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爷爷凛然不惧。“贼强盗,狗汉奸!”……他以骂声回答敌人的审问。惨无人道的日寇一刀一刀割他的肉喂狗。昏死醒来之后,他仍是骂个不停……。

  爷爷视死如归的事,是三爷杨启田告诉我的。“1942年8月,我去商丘日本宪兵队最后一次见到你爷,他脸色蜡黄,头发很长,腿上的肉都叫日本狗撕吃了,还带着很重的脚镣手铐。一见面,你爷就说,‘三弟,家里的地不要再卖了,留着让你二嫂带着几个孩子过日子吧,你看我布衫上系这红布条(共产党要犯),我只要不当孬种(叛徒),他们是不会放我的,花多少钱也没有用。捎信给大夯(爸爸的乳名)一定要多杀日本鬼子,给我报仇!咱杨家的子子孙孙绝不能当孬种!’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你爷的音信。我们一直认为他被杀害在商丘了。1970年沈阳电机厂来人核查一个赵工程师的情况,说那个赵工程师就是我当年看你爷时见过的那个翻译官。他交代说,你爷特别坚强的。在商丘时,你爷就走不成路了。后来又被拉到济南,那个军事法庭用刑更残酷,你不招就挖眼、掏心。他说你爷死的肯定会很惨……”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那尸骨无存的爷爷,赤条条来,轰轰烈烈地走,没有留下金钱、田产,甚至没有留下供后人祭奠的尸骨。但他留下的信仰,留下的精神,留下的“家训”都是传家宝,让我们世世代代享用不尽……(杨树平)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