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日本模式:一个变调的腾飞故事

时间:2019-01-16 17:49 点击:
日本模式:一个变调的腾飞故事,日本 傅高义 日本第一 日本文化 美国

二战后日本经济的成长深受地缘政治的赐予和牵制,而其发展故事经由本土、西方及中国的述说和转译而有不同版本。

近年来,中国对日本的理解和关注逐渐跳出早年情绪化的反应,日益受到书籍译介及媒体报道的影响和塑造,许多迟来的译作陆续面世。早年,人们阅读日本,试图从中寻找可供复制的模式,而如今人们心系日本,则多少有些为危机爬梳线索、未雨绸缪的意味。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

“日本学”的兴起

近两年,美国学者傅高义的专著《日本第一》和《日本新中产阶级》分别于2016年、2017年发行中译本。《日本新中产阶级》作为傅高义早年的成名之作,研究1950-1960年间日本中产阶级家庭的兴起,奠定了此后日本文化人类学研究的基础。

其中译本面世之时,这种研究方法已不再新鲜;而世纪之交经历了新中产阶级崛起的中国人,对这一历史过程也早已不再陌生。《日本第一》一书距离发表之初也有近四十年,最初是写给美国人看、劝其学习日本发展之道的著作。讽刺的是,该书出版数年,日本就从泡沫经济的狂飙突进转入了“失去的20年”,漫长的衰败期至今未有休止。

日本模式:一个变调的腾飞故事

《日本第一》

作者:(美)傅高义

译者:谷英、张柯、丹柳

版本: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年3月

20世纪70年代是日本学(Japannology)的显学时代,这是日本因经济繁荣而备受国际关注的结果。出自西方人之笔的《菊与刀》传播度最广,不过其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不通日文、也从未去过日本,只是根据对日本战俘和收容所中的日侨采访而成。

日本文化研究者刘柠指出,那些不戴战后有色眼镜、友好看待日本的西方研究亦受到日本人的重视,从威廉·阿斯顿、小泉云八到爱德华·塞登史蒂克、赖肖尔,从约翰·道尔到傅高义。英国的日本问题专家罗纳德·多尔称赞,日本是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化的后进国家”,结合了西洋与东洋的优势。

日本模式:一个变调的腾飞故事

《菊与刀》

作者[美] 鲁思·本尼迪克特

译者:王颖、杜翠云

版本: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年11月

英国的日本问题专家罗纳德·多尔称赞,日本是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化的后进国家”。日本的迅速崛起往往被认为是结合了西洋与东洋的优势。二战后,日本从废墟中再出发,发了一笔朝鲜战争财。随之而来的,是生产现代设备,引进西方技术,大肆倾销,工人亦安于低工资——这类发展路径,对于一些东亚国家而言并不陌生。20世纪8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90年代的中国,都曾像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那样实现了高速增长,尽管大部分国家并未达致日本当年的辉煌程度。不过每当类似的腾飞发生时,就会有大量“借鉴型”研究问世。

1979年,傅高义出版的“惊世之作”(出版社宣传语)《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或许是个典型。傅高义听从师训,为拓展自己的跨文化研究视野而来到日本,并被此地迷住。后来,他也成为知名的中国研究者,著有在中国也颇为畅销的《邓小平时代》。傅高义在《日本第一》后记中表明初心:

“我是发自对自己的祖国美国的不可抑制的爱国心而写的。”

正如一个聪明人能从任何人身上学到东西,正值发展减速期的美国也应拜别国为师,顺应新形势,学习后进者。傅高义的写作逻辑是抓住问题本质,研究方法论,调研分析找出办法,为本国(美国)提供发展建议。这本书迅速成为西方学界日本学中最畅销、具有影响力的作品,就连新加坡政府也将其列为部长和高级官员的必读书。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已对日本的经济竞争力感到担忧。此后十年都吹“向日本学习”的风,海外投资者和日本年轻人都认为“今后是日本的时代”。在此类叙事中,日本虽资源贫乏,但在成为工业社会以及处理后工业社会所面临的基本问题上出类拔萃,其现代组织、经济团体、企业文化等都成为值得学习的对象。

然而,1989年日本市场泡沫破灭之后,日本的发展叙事经历了急转直下的话语转型。许多国家感到日本不再是一个有用的榜样,本国人也质疑,二十年来行之有效的日本政策,今后是否仍然行之有效?尽管傅高义在后记中重申“普通日本人还是享受了非常舒适的生活方式,社会制度运转良好”,但当所有西方财经报纸及日本社会自身都在谈论失落感时,这种肯定显得有些乏力。

“失去的二十年”

日本本土的哀叹

日本战后经济史的叙事,是一个从后发展国家到发达国家、从“日本第一”到“失去的二十年”(如今已近三十年)的变调故事。如果说傅高义的观看多少带有“师夷长技”的外来者目光,那么野口悠纪雄作为1940年前后出生的日本人,则在《战后日本经济史》一书中以亲身经历带出了日本经济的潮起潮落。野口是经济学家,也曾任经济部门官员,他从一个兴高采烈、秩序井然、勤劳有加的时代走过来,那种从喧嚣到沉寂的体历、随时代潮涨潮落的命运感甚为深刻。

不同于“借鉴者”的书写,“亲历者”透过个人生活史来总结提炼日本经济模式的得失与悲喜:“只要把我们的经历汇集到一起,大概就能写成一部日本战后经济史。”野口的写作诉诸直觉,而发展的信念始终萦绕在“不对劲儿”的感觉之中。他将日本的幸与不幸归结到“1940年体制”——二战期间日本建立起“国家总动员体制”,动用全国资源为战争服务。与之配套的经济制度被原封不动地继承下来,成为战后日本的发展基础。

日本模式:一个变调的腾飞故事

《战后日本经济史》

作者:[日] 野口悠纪雄

译者:张玲

版本:后浪丨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8年4月

上世纪50年代,日本不再依赖战争“遗产”(战后复兴需求或朝鲜特需)拉动建设,而开始真正依靠投资和消费等内需增长拉动经济。上世纪60年代的制造业高潮给日本带来了大规模的钢铁厂和石油化工厂,工业化推动了城市人口的剧增。此后汽车、半导体等产业亦有突破性发展。日本靠着举国一致的体系,妥善解决了贸易、资本自由化和石油价格高涨等一系列问题,这也是日本模式备受礼赞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野口看来,日本社会结构的转换就在这种礼赞声中错失了。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到90年代,世界经济的基础条件逐渐改变,日本未能良好适应。1990年股价下跌,1991年地价下跌,此后钢铁、造船等大型工业成为“结构性萧条产业”。2004年日元贬值期间,企业曾有一派生机,但本质上无法应对整个世界经济的改天换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