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五月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那个人的诗》2018快快诗选20首

时间:2018-12-29 06:24 点击:
那个人的诗 那个人的诗,像石头 搁疼了我,你要问我那里疼 我会告诉你,指哪儿哪儿就疼 但是他的诗这一生我只看一次 一次就是一生,如你一再追问他的名字 我会缄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那个人的诗

那个人的诗,像石头
搁疼了我,你要问我那里疼
我会告诉你,指哪儿哪儿就疼
但是他的诗这一生我只看一次
一次就是一生,如你一再追问他的名字
我会缄口不提,我会告诉你
你自己去看,去发现

秋天的层次

在人们悲秋伤感之时
面对那些失重的文字
我开始怀念刘禹锡云端的那鹤
它在秋天的层次里
唱着别具一格的歌
你站在那里
修剪胡须
镜子里是一个画家和一个诗人
在清扫落叶

有种黄

有一种黄。它是比秋天更引人瞩目
它无关情绪中的悲喜、无关爱恨
她每天在镜子面前微笑,黄色的皮肤套上黄色的运动衣
穿上黄色的运动鞋,走进农贸市场购买鸡、鸭、鱼、肉和瓜果
她需要把忙碌换成钞票,再用钞票买回些基本的幸福
我在车里看见她拎着大大小小的口袋从农贸市场出来
像是秋天挂在她身上的风铃,秋风吹来
整个秋天变得悦耳动听了许多

轮子的故事

轮子的故事。秋天射出红子弹
你看到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什么也没讲
每天就活在诗里,那个有彩虹的地方
在冬天还没大雪纷飞之前
我想一头钻进蒙娜丽莎的微笑里
由你修长的手指,来为她添上两撇大胡子

它们都不见了

你写的那首莲花
不见了。那天,我把它
从你笔记里抄下来
放在左边第二个抽屉
我想让它和一只玉镯待在一起
不至于太寂寞
这几天很忙,有人说帮我
收拾房间。昨夜西风
凋碧树。我想看看那首诗
和玉镯都怎么样了
拉开抽屉它们都不见了

担子

昨夜连梦都是惊慌的
没睡好。六点半准时上跑道
现在担子重了
需要一股子劲
把它给担起来
完整这一生

关于消失

昨晚,你提到那些人
提到消失。也许他们
也不是正真的消失
一定隐藏在
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你不来,我就知道你忙起来了
但消失对于我来说
还不是时候。不管你和他们
在或是不在,我都会在这里

莫须有感触

秋雨还在继续。打开窗户的手
碰触断翅的昆虫,它顺着墙根落下
西风把它带入雨里。没有鸟飞来
早晨显得宁静而安详
在你打开窗子的对面坡上
长出女孩,这多少都让人羡慕

西陵虫鸣

昨晚没睡好
有很多蛐蛐的叫声
这里是城区中心
不是丹水河岸的桩子
出于好奇
我今天上班称着空闲时间溜出大楼
翻遍了所有的砖墙
和水泥路基
没找到半个蛐蛐
现在又到了晚上
又有很多蛐蛐的叫声
闯进耳朵
难道又将是个不眠之夜?

再写一次球

电视里传来一片哭声
在人们的叹息里
我取下6号球衣
月亮圆圆的露出来
挂在楼台的一角
像是他们踢上去的
远远的看上去
觉得它比任何时候都孤独

鬼节写个鬼话

听竹叶的漱漱声
像远方一首没写出的诗
黑色西装套着你
摘下墨镜
你说心已经老了
风吹掉眼角的一滴泪
落入坟茔
不生草,不生花

四幅画

第一幅画: 弹夹

他很久没有写阿满了
阿满最后要去那里
没人知道
我想我爱过阿满
不是一星半点的爱
是扣动板机后射出子弹
无法回头的那种爱
你能懂么

第二幅画:断纹

他和我们一起漫步
一起渡过茉莉花开的日子
现在秋天真的来了
他砍了我的心愿树
数五的塔尖掉下来
我看到了断裂的美
像一片叶子落下来
压在轮子上

第三幅画 浮白

你们口中的他
是一阵一阵的样子
其实他一直都在
拿烟的左手撑着腮帮
英挺的鼻子和剑眉中间
藏了两颗星星
练习游泳的时候喝过海水
也亲吻过浪花
他的嘴巴才那么性感
如遇见他剪了寸板头
你脸红了
也没什么不可以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
我喜欢他比寸板头长一些的发型
掐灭烟后的样子
他把手插在翘起二郎腿的两大腿之间
真帅

第四幅画 :变局

天凉下来
外面的世界在雨中
悄悄变幻油彩
我往白衬衫黑长裤小白鞋里
加进红袜子
走在有雨的路上
撑开的小红伞
上面是我的名字
二零一三年七月写上去的

舍得

这个早晨
他用一个包裹
带走了我的所有
此刻,房间安静下来
能清晰的听见窗外
风吹树叶的
沙沙声
像是他在朗诵
“妈妈,孩儿已经长大
让我飞吧”
我打开窗户
风吹来
空气里有安幕希的味道

素衣流风

唱段
是《红楼梦》里的
枉凝眉
那一句
“若说是没奇缘,
为何偏偏遇着他”
眼波流转
双臂下垂
像福字那样
顺应天象
天空有瑞雪降临

限购令

他说
商品限购
是一次慈悲
像一根火柴潮湿了
它内部的海
湮灭火焰
你无法点燃忧郁的香烟
像限制在深崖下的石头
祈求有限的阳光
上帝让你回到原始
最贫瘠的石器时代
屋后一笼菜地里
种满佛之心

花瓣上浮动的光影

檐下听雨的人
有吸血狼人一般的表情
和教父一样端放的双手
在暗香浮动黄昏的春天里
这是种富有磁性的色彩
令人陶醉。倘若他能笑一笑
一定有兔子入怀,亲吻他的双手
那样的他看上去会更加有爱
但是他没有笑。只专注于听雨
沉浸在嘀嗒嘀嗒声里

d弦上的朦胧与忧伤

陷在d弦
暮色苍茫
她曾说
能拉出最美旋律的云杉
长在凤县
凤县是个神秘的地方
它以画圆的方式
切过她、切过琴面
把一个男人的世界
切成了万状的碎片
每个碎片内心
都有一首没唱出来的歌
每首歌里都饱含着她

你要我做个诗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